主 頁     檢察要聞     本院動態     檢務公開     檢察實務     隊伍建設     公益訴訟     巴檢黨建     圖文資訊     檢務指南     新聞發布會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實務
全國掃黑辦再發布4個法律政策文件
時間:2019-10-21  作者:  新聞來源:最高人民檢察院  【字號: | |

  公職人員涉黑涉惡怎么懲處?給黑惡勢力提供血液的非法放貸如何處理?當黑惡勢力從現實進入網絡,網絡黑惡勢力如何在法律上認定?怎樣才能讓異地服刑的黑惡勢力罪犯積極參與舉報,深挖出更多涉黑涉惡線索? 

  隨著1021日全國掃黑辦召開新聞發布會,大家關心的這些問題都有了明確的答案。國家監委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的《關于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嚴懲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問題的通知》,兩高兩部聯合印發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坦白檢舉構成自首立功案件的指導意見》等4個重磅指導性文件,在發布會上向社會公開發布。 

  

    1021日,全國掃黑辦召開新聞發布會。 

  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出席新聞發布會,并對上述4個法律政策文件的出臺背景、特點作用和貫徹實施等重大問題作了解讀。   

  1、出臺背景 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以來,中央多次強調要準確把握好法律政策界限,嚴格依法辦案,確保專項斗爭始終沿著法治軌道深入推進。   

  今年4月,全國掃黑辦舉行新聞發布會,發布兩高兩部關于辦理惡勢力、套路貸軟暴力刑事案件以及黑惡勢力刑事案件財產處置等4個法律政策文件,為各地各有關部門依法、準確、及時打擊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提供了法律政策指引。在法律政策的指引和促進下,專項斗爭呈現出四個提升的良好態勢:   

  ——促進辦案能力提升。通過開展學習培訓和專題輔導,進一步提升了辦案人員運用法律政策的能力水平。    

  ——促進辦案質量提升。切實解決定性不準、搭車執法等問題,促進了精準認定案件事實、精準把握法律適用。    

  ——促進斗爭威力提升。套路貸”“軟暴力等違法犯罪形成強大震懾,彰顯了依法嚴懲黑惡勢力犯罪的法治權威。  

  ——促進打擊效果提升。依法辦理了一批群眾反映強烈的重大案件,有力推動打財斷血,鏟除黑惡勢力經濟基礎。   

  截至1015日,全國依法打掉涉黑組織2421個、涉惡犯罪集團8365個、涉惡犯罪團伙29773個,破獲刑事案件298237件,查封、凍結、扣押涉案資產2232.9億元,提起公訴涉黑涉惡案件21632129064人,一審判決1303777564人、二審判決530539971人。 

  當前,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正處于深挖根治向長效常治轉段的關鍵時期。總的看,專項斗爭推進態勢強勁,但也存在一些問題,打傘破網與掃黑除惡同步跟進有待加強;一些黑惡勢力利用法律漏洞、監管盲區實施非法放貸,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違法犯罪,擾亂金融市場秩序,破壞網絡安全,損害群眾利益;一些黑惡勢力改頭換面、蟄伏隱匿,深挖徹查犯罪線索還存在短板。這些問題對準確適用法律政策、依法嚴懲黑惡勢力犯罪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不久前召開的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第2次推進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明確要求,要完善法律政策指導機制,及時出臺深挖整治的指導性文件。按照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的部署,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和兩高兩部針對專項斗爭新情況新問題,在深入調研、廣泛征求意見、反復論證修改的基礎上,出臺了上述4個法律政策文件。這是認真貫徹全面依法治國部署要求的具體體現,也是完善專項斗爭法律政策保障的重要舉措,對于確保掃黑除惡打準、打狠、打深、打透,推動專項斗爭依法深入健康發展必將產生積極而深遠的影響。  

  2、主要目的 

 

  發布會現場  

  4個法律政策文件,主要是針對涉黑涉惡犯罪新動向,為解決執法辦案過程中法律規定不明確、法律適用不統一、依法嚴懲不精準等問題而制定出臺的。其目的主要體現在四方面: 

    ——增強打傘破網的精度。出臺《關于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嚴懲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問題的通知》,旨在靶向破解保護傘查辦難的問題;查辦涉黑涉惡大要案而沒有查出保護傘或查處不到位的問題;同一對象被多年舉報、多層舉報、多頭舉報而查處不力的問題。     

  ——打造嚴懲非法放貸的利器。出臺《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劍指非法放貸、暴力催收、與黑惡勢力勾結等違法犯罪,明確非法放貸行為入罪標準,建立刑事制裁體系內部銜接機制,嚴厲打擊非法放貸行為。     

  ——斬斷網上黑惡勢力黑手出臺《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主要是明確網上黑惡勢力犯罪的構罪要件,推動專項斗爭從網下向網上延伸,形成網上網下共同發力的局面。     

  ——開辟掃黑除惡第二戰場出臺《關于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坦白檢舉構成自首立功若干問題的意見》,主要是明確跨省跨部門辦案線索移交程序,鼓勵監所在押的黑惡勢力罪犯檢舉揭發,深挖一批真實性強、成案率高的涉黑涉惡線索,鞏固擴大專項斗爭成果。    

  3、重要作用     

  4個法律政策文件,以刑法、刑事訴訟法、國家監察法等法律為根本遵循,全面貫徹依法嚴懲要求,重在發揮四方面作用:     

  ——明晰定罪量刑標準。這批法律政策文件,既強調嚴格區分罪與非罪界限,又強調寬嚴相濟刑事司法政策的適用,有利于執法辦案部門準確認定黑惡勢力保護傘,嚴格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有利于做到寬嚴有據、罰當其罪,切實把每一起案件都辦成經得起法律和歷史檢驗的鐵案。     

  ——攻克深挖徹查難題。這批法律政策文件,對攻克骨頭案釘子案,提供明確具體的法律政策指引,有利于實現大傘”“小傘一起打、官傘”“警傘一起查;有利于加大對金融、信息網絡、共享經濟等新興行業領域涉黑涉惡犯罪的打擊力度;有利于依法打擊變變異、手段翻新升級的黑惡勢力,確保即使黑惡勢力換了馬甲照樣予以嚴懲。    

  ——促進條塊協調聯動。這批法律政策文件,對辦案過程中加強跨地區、跨部門協調配合作出規定,有利于強化紀法銜接,解決涉線索移送查辦不協同、案件查處兩條線兩張皮的問題;有利于解決跨省異地關押罪犯帶來的檢舉線索移交難、辦理難問題,增強執法辦案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     

  ——助力打擊整治并舉。這批法律政策文件,就非法放貸、利用信息網絡實施涉黑涉惡犯罪作出規定,有利于促進廣大群眾提高警惕性,積極主動檢舉揭發黑惡勢力犯罪;有利于辦案機關在不同環節發現涉及行業監管存在的風險隱患,為健全行業監管、亂點整治、基層治理長效機制提供法律政策依據。    

  4、下步工作     

  全國掃黑辦將繼續發揮好牽頭抓總、統籌協調、督辦落實作用,積極推動這批法律政策文件落地實施。     

  一抓宣傳。會同各地各有關部門組織開展專題宣講活動,充分發揮新聞媒體作用,解讀好、宣傳好這批法律政策文件,提高群眾知曉率和參與度。開展以案說法,把典型案件報道轉化為法治公開課、犯罪警示課、干群教育課。    

  二抓培訓。組織開展專題培訓,引導廣大政法干警學深悟透法律政策文件精神,更好地運用于專項斗爭實踐。組織編印《法律政策指引》《典型案例匯編》,為執法辦案人員提供更具針對性、操作性的指引。   

  三抓督導。推動強化辦案動態監督,進一步規范涉黑涉惡案件辦理程序、辦理期限及法律文書。把這批法律政策文件執行情況納入中央掃黑除惡第二輪、第三輪督導回頭看重點內容,適時組織掃黑特派督導專員開展專項督導及案卷評查,推動各地解決重點難點問題。    

  四抓機制。研究建立全國統一的打財斷血查控平臺和機制,完善公檢法機關與相關監管部門協作處置涉案財產工作通報機制。結合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專項整治,督促各地完善依法嚴懲涉黑涉惡犯罪及其保護傘的長效機制,因地制宜出臺指導性意見,確保專項斗爭始終在法治軌道上運行。  

  

  國家監察委員會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 司法部 

  關于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 

  嚴懲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問題的通知    

  為認真貫徹黨中央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重大決策部署,全面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掃黑除惡與反腐敗結合起來,與基層拍蠅結合起來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進一步規范和加強各級監察機關、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司法行政機關在懲治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中的協作配合,推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取得更大成效,根據刑法、刑事訴訟法、監察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的規定,現就有關問題通知如下:    

  一、總體要求    

  1.進一步提升政治站位。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從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的政治高度,立足黨和國家工作大局,深刻認識和把握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重大意義。深挖黑惡勢力滋生根源,鏟除黑惡勢力生存根基,嚴懲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除惡務盡,切實維護群眾利益,進一步凈化基層政治生態,推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不斷向縱深發展,推進全面從嚴治黨不斷向基層延伸。    

  2.堅持實事求是。堅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綜合考慮行為人的主觀故意、客觀行為、具體情節和危害后果,以及相關黑惡勢力的犯罪事實、犯罪性質、犯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準確認定問題性質,做到不偏不倚、不枉不縱。堅持懲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針,嚴格區分罪與非罪的界限,區別對待、寬嚴相濟。    

  3.堅持問題導向。找準掃黑除惡與反腐拍蠅工作的結合點,聚焦涉黑涉惡問題突出、群眾反映強烈的重點地區、行業和領域,緊盯農村和城鄉結合部,緊盯建筑工程、交通運輸、礦產資源、商貿集市、漁業捕撈、集資放貸等涉黑涉惡問題易發多發的行業和領域,緊盯村兩委、鄉鎮基層站所及其工作人員,嚴肅查處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行為。    

  二、嚴格查辦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案件    

  4.各級監察機關、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聚焦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案件及坐大成勢的過程,嚴格查辦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案件。重點查辦以下案件:公職人員直接組織、領導、參與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案件;公職人員包庇、縱容、支持黑惡勢力犯罪及其他嚴重刑事犯罪的案件;公職人員收受賄賂、濫用職權,幫助黑惡勢力人員獲取公職或政治榮譽,侵占國家和集體資金、資源、資產,破壞公平競爭秩序,或為黑惡勢力提供政策、項目、資金、金融信貸等支持幫助的案件;負有查禁監管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的案件;司法工作人員徇私枉法、民事枉法裁判、執行判決裁定失職或濫用職權、私放在押人員以及徇私舞弊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的案件;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發生的公職人員濫用職權,徇私舞弊,包庇、阻礙查處黑惡勢力犯罪的案件,以及泄露國家秘密、商業秘密、工作秘密,為犯罪分子通風報信的案件;公職人員利用職權打擊報復辦案人員的案件。    

  公職人員的范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十五條的規定認定。   

  5.以上情形,由有關機關依規依紀依法調查處置,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三、準確適用法律    

  6.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包庇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或者縱容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的,以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定罪處罰。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既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又對該組織進行包庇、縱容的,應當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從重處罰。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該包庇、縱容行為同時還構成包庇罪、偽證罪、妨害作證罪、徇私枉法罪、濫用職權罪、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以及徇私舞弊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罪等其他犯罪的,應當擇一重罪處罰。     

  7.非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與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共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且不屬于該組織成員的,以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共犯論處。非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行為同時還構成其他犯罪,應當擇一重罪處罰。   

  8.公職人員利用職權或職務便利實施包庇、縱容黑惡勢力、偽證、妨害作證,幫助毀滅、偽造證據,以及窩藏、包庇等犯罪行為的,應酌情從重處罰。事先有通謀而實施支持幫助、包庇縱容等保護行為的,以具體犯罪的共犯論處。     

  四、形成打擊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的監督制約、配合銜接機制    

  9.監察機關、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查處、辦理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案件過程中,應當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通過對辦理的黑惡勢力犯罪案件逐案篩查、循線深挖等方法,保證準確有效地執行法律,徹查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    

  10.監察機關、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要建立完善查處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重大疑難案件研判分析、案件通報等工作機制,進一步加強監察機關、政法機關之間的配合,共同研究和解決案件查處、辦理過程中遇到的疑難問題,相互及時通報案件進展情況,進一步增強工作整體性、協同性。    

  11.監察機關、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司法行政機關要建立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移送制度,對工作中收到、發現的不屬于本單位管轄的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應當及時移送有管轄權的單位處置。    

  移送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按照以下規定執行:    

  1)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司法行政機關在工作中發現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中的涉嫌貪污賄賂、失職瀆職等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等應由監察機關管轄的問題線索,應當移送監察機關。     

  2)監察機關在信訪舉報、監督檢查、審查調查等工作中發現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的,應當將其中涉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等由公安機關管轄的案件線索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3)監察機關、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司法行政機關在工作中發現司法工作人員涉嫌利用職權實施的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案件線索的,根據有關規定,經溝通后協商確定管轄機關。  

  12.監察機關、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接到移送的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應當按各自職責及時處置、核查,依法依規作出處理,并做好溝通反饋工作;必要時,可以與相關線索或案件并案處理。  

  對于重大疑難復雜的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案件,監察機關、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可以同步立案、同步查處,根據案件辦理需要,相互移送相關證據,加強溝通配合,做到協同推進。    

  13.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案件中,既涉嫌貪污賄賂、失職瀆職等嚴重職務違法或職務犯罪,又涉嫌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管轄的違法犯罪的,一般應當以監察機關為主調查,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予以協助。監察機關和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分別立案調查(偵查)的,由監察機關協調調查和偵查工作。犯罪行為僅涉及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管轄的,由有關機關依法按照管轄職能進行偵查。   

  14.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對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移送審查起訴、提起公訴、作出裁判,必要時聽取監察機關的意見。  

  15.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案件開庭審理時,人民法院應當通知監察機關派員旁聽,也可以通知涉罪公職人員所在單位、部門、行業以及案件涉及的單位、部門、行業等派員旁聽。 

    

  國家監察委員會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20191020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印發 

  《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 

  若干問題的意見》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廳(局)、司法廳(局),解放軍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公安局、司法局:   

  為依法懲治非法放貸犯罪活動,切實維護國家金融市場秩序與社會和諧穩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貸誘發涉黑涉惡以及其他違法犯罪活動,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制定了《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請認真貫徹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2019723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 

  若干問題的意見   

  為依法懲治非法放貸犯罪活動,切實維護國家金融市場秩序與社會和諧穩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貸誘發涉黑涉惡以及其他違法犯罪活動,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根據刑法、刑事訴訟法及有關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的規定,現對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提出如下意見:   

  一、違反國家規定,未經監管部門批準,或者超越經營范圍,以營利為目的,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擾亂金融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前款規定中的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是指2年內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單位和個人)以借款或其他名義出借資金10次以上。  

  貸款到期后延長還款期限的,發放貸款次數按照1次計算。 

  二、以超過36%的實際年利率實施符合本意見第一條規定的非法放貸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情節嚴重,但單次非法放貸行為實際年利率未超過36%的,定罪量刑時不得計入:  

  (一)個人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20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1000萬元以上的; 

  (二)個人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80萬元以上的,單位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400萬元以上的;  

  (三)個人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50人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150人以上的; 

  (四)造成借款人或者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嚴重后果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一)個人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100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5000萬元以上的;   

  (二)個人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400萬元以上的,單位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2000萬元以上的;   

  (三)個人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250人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750人以上的;   

  (四)造成多名借款人或者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特別嚴重后果的。   

  三、非法放貸數額、違法所得數額、非法放貸對象數量接近本意見第二條規定的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數額、數量起點標準,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分別認定為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 

  (一)2年內因實施非法放貸行為受過行政處罰2次以上的; 

  (二)以超過72%的實際年利率實施非法放貸行為10次以上的。 

  前款規定中的接近,一般應當掌握在相應數額、數量標準的80%以上。 

  四、僅向親友、單位內部人員等特定對象出借資金,不得適用本意見第一條的規定定罪處罰。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定罪量刑時應當與向不特定對象非法放貸的行為一并處理: 

  (一)通過親友、單位內部人員等特定對象向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 

  (二)以發放貸款為目的,將社會人員吸收為單位內部人員,并向其發放貸款的; 

  (三)向社會公開宣傳,同時向不特定多人和親友、單位內部人員等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   

  五、非法放貸數額應當以實際出借給借款人的本金金額認定。非法放貸行為人以介紹費、咨詢費、管理費、逾期利息、違約金等名義和以從本金中預先扣除等方式收取利息的,相關數額在計算實際年利率時均應計入。   

  非法放貸行為人實際收取的除本金之外的全部財物,均應計入違法所得。   

  非法放貸行為未經處理的,非法放貸次數和數額、違法所得數額、非法放貸對象數量等應當累計計算。    

  六、為從事非法放貸活動,實施擅自設立金融機構、套取金融機構資金高利轉貸、騙取貸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擇一重罪處罰。   

  為強行索要因非法放貸而產生的債務,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故意毀壞財物、尋釁滋事等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數罪并罰。   

  糾集、指使、雇傭他人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強行索要債務,尚不單獨構成犯罪,但實施非法放貸行為已構成非法經營罪的,應當按照非法經營罪的規定酌情從重處罰。   

  以上規定的情形,刑法、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    

  七、有組織地非法放貸,同時又有其他違法犯罪活動,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或者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認定標準的,應當分別按照黑社會性質組織或者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偵查、起訴、審判。  

  黑惡勢力非法放貸的,據以認定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非法放貸數額、違法所得數額、非法放貸對象數量起點標準,可以分別按照本意見第二條規定中相應數額、數量標準的50%確定;同時具有本意見第三條第一款規定情形的,可以分別按照相應數額、數量標準的40%確定。 

  八、本意見自20191021日起施行。對于本意見施行前發生的非法放貸行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準確理解和適用刑法中國家規定的有關問題的通知》(法發〔2011155號)的規定辦理。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關于印發 

  《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 

 犯罪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廳(局)、司法廳(局),解放軍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公安局、司法局:  

  為認真貫徹落實中央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部署要求,正確理解和適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研究制定了《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現印發給你們,請認真貫徹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2019723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刑事案件 

  若干問題的意見    

  為認真貫徹中央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部署要求,正確理解和適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法發〔20181號,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根據刑法、刑事訴訟法、網絡安全法及有關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的規定,現對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提出以下意見:    

  一、總體要求    

  1. 各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及司法行政機關應當統一執法思想、提高執法效能,堅持打早打小,堅決依法嚴厲懲處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有效維護網絡安全和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2. 各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及司法行政機關應當正確運用法律,嚴格依法辦案,堅持打準打實,認真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切實做到寬嚴有據、罰當其罪,實現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3. 各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及司法行政機關應當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切實加強與相關行政管理部門的協作,健全完善風險防控機制,積極營造線上線下社會綜合治理新格局。 

  二、依法嚴懲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 

  4. 對通過發布、刪除負面或虛假信息,發送侮辱性信息、圖片,以及利用信息、電話騷擾等方式,威脅、要挾、恐嚇、滋擾他人,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應當準確認定,依法嚴懲。  

  5. 利用信息網絡威脅他人,強迫交易,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的規定,以強迫交易罪定罪處罰。 

  6. 利用信息網絡威脅、要挾他人,索取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實施上述行為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的規定,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 

  7. 利用信息網絡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破壞社會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編造虛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虛假信息,在信息網絡上散布,或者組織、指使人員在信息網絡上散布,起哄鬧事,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四項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8. 偵辦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強迫交易、敲詐勒索等非法斂財類案件,確因被害人人數眾多等客觀條件的限制,無法逐一收集被害人陳述的,可以結合已收集的被害人陳述,以及經查證屬實的銀行賬戶交易記錄、第三方支付結算賬戶交易記錄、通話記錄、電子數據等證據,綜合認定被害人人數以及涉案資金數額等。   

  三、準確認定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的黑惡勢力  

  9. 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符合刑法、《指導意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等規定的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黑社會性質組織特征和認定標準的,應當依法認定為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黑社會性質組織。 

  認定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時,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五款規定的四個特征進行綜合審查判斷,分析四個特征相互間的內在聯系,根據在網絡空間和現實社會中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對公民人身、財產、民主權利和經濟、社會生活秩序所造成的危害,準確評價,依法予以認定。 

  10. 認定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違法犯罪的黑惡勢力組織特征,要從違法犯罪的起因、目的,以及組織、策劃、指揮、參與人員是否相對固定,組織形成后是否持續進行犯罪活動、是否有明確的職責分工、行為規范、利益分配機制等方面綜合判斷。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違法犯罪的黑惡勢力組織成員之間一般通過即時通訊工具、通訊群組、電子郵件、網盤等信息網絡方式聯絡,對部分組織成員通過信息網絡方式聯絡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即使相互未見面、彼此不熟識,不影響對組織特征的認定。  

  11. 利用信息網絡有組織地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其他手段獲取一定數量的經濟利益,用于違法犯罪活動或者支持該組織生存、發展的,應當認定為符合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五款第二項規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經濟特征。  

  12. 通過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有組織地多次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侵犯不特定多人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財產權利,破壞經濟秩序、社會秩序的,應當認定為符合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五款第三項規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行為特征。單純通過線上方式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且不具有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特征的,一般不應作為黑社會性質組織行為特征的認定依據。  

  13. 對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非法控制和影響的一定區域或者行業,應當結合危害行為發生地或者危害行業的相對集中程度,以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網絡空間和現實社會中的控制和影響程度綜合判斷。雖然危害行為發生地、危害的行業比較分散,但涉案犯罪組織利用信息網絡多次實施強迫交易、尋釁滋事、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活動,在網絡空間和現實社會造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的,應當認定為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響   

  四、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管轄  

  14. 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管轄依照《關于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和《關于辦理網絡犯罪案件適用刑事訴訟程序若干問題的意見》的有關規定確定,堅持以犯罪地管轄為主、被告人居住地管轄為輔的原則。  

  15. 公安機關可以依法對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相關案件并案偵查或者指定下級公安機關管轄,并案偵查或者由上級公安機關指定管轄的公安機關應當全面調查收集能夠證明黑惡勢力犯罪事實的證據,各涉案地公安機關應當積極配合。并案偵查或者由上級公安機關指定管轄的案件,需要提請批準逮捕、移送審查起訴、提起公訴的,由立案偵查的公安機關所在地的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受理。   

  16. 人民檢察院對于公安機關提請批準逮捕、移送審查起訴的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案件,人民法院對于已進入審判程序的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提出的管轄異議成立,或者辦案單位發現沒有管轄權的,受案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經審查,可以依法報請與有管轄權的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共同的上級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指定管轄,不再自行移交。對于在審查批準逮捕階段,上級檢察機關已經指定管轄的案件,審查起訴工作由同一人民檢察院受理。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認為應當分案起訴、審理的,可以依法分案處理。    

  17. 公安機關指定下級公安機關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的,應當同時抄送同級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認為需要依法指定審判管轄的,應當協商同級人民法院辦理指定管轄有關事宜。 

  18.本意見自2019102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關于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 

  坦白檢舉構成自首立功若干問題的意見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廳(局)、司法廳(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公安局、司法局、監獄管理局:  

  為認真貫徹落實中央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部署要求,根據刑法、刑事訴訟法和有關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的規定,現對辦理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坦白交代本人犯罪和檢舉揭發他人犯罪案件提出如下意見:   

  一、總體工作要求   

  1.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監獄要充分認識黑惡勢力犯罪的嚴重社會危害,在辦理案件中加強溝通協調,促使黑惡勢力罪犯坦白交代本人犯罪和檢舉揭發他人犯罪,進一步鞏固和擴大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成果。   

  2.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監獄在辦理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坦白、檢舉構成自首、立功案件中,應當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充分發揮職能作用,堅持依法辦案,快辦快結,保持密切配合,形成合力,實現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二、排查和移送案件線索    

  3.監獄應當依法從嚴管理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積極開展黑惡勢力犯罪線索排查,加大政策宣講力度,教育引導罪犯坦白交代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犯罪行為,鼓勵罪犯檢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  

  4.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檢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提供重要線索,或者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各部門在辦案中應當采取必要措施,保護罪犯及其近親屬人身和財產安全。  

  5.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坦白、檢舉的,監獄應當就基本犯罪事實、涉案人員和作案時間、地點等情況對罪犯進行詢問,形成書面材料后報省級監獄管理機關。省級監獄管理機關根據案件性質移送原辦案偵查機關所在地省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其他省級主管部門。   

  6.原辦案偵查機關所在地省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收到監獄管理機關移送的案件線索材料后,應當進行初步審查。經審查認為屬于公安機關或者人民檢察院管轄的,應當按照有關管轄的規定處理。經審查認為不屬于公安機關或者人民檢察院管轄的,應當及時退回移送的省級監獄管理機關,并書面說明理由。   

  三、辦理案件程序  

  7.辦案偵查機關收到罪犯坦白、檢舉案件線索或者材料后,應當及時進行核實。依法不予立案的,應當說明理由,并將不予立案通知書送達罪犯服刑監獄。依法決定立案的,應當在立案后十日內,將立案情況書面告知罪犯服刑監獄。依法決定撤銷案件的,應當將案件撤銷情況書面告知罪犯服刑監獄。   

  8.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坦白、檢舉案件,依法決定不起訴的,應當在作出不起訴決定后十日內將有關情況書面告知罪犯服刑監獄。    

  9.人民法院審理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坦白案件,可以依法適用簡易程序、速裁程序。有條件的地區,可以通過遠程視頻方式開庭審理。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人民法院應當向辦案偵查機關和罪犯服刑監獄發出裁判文書。 

  10.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在服刑期間,檢舉揭發他人犯罪、提供重要線索,或者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辦案偵查機關應當在人民法院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根據人民法院判決對罪犯是否構成立功或重大立功提出書面意見,與案件相關材料一并送交監獄。   

  11.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在原審判決生效前,檢舉揭發他人犯罪活動、提供重要線索,或者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在原審判決生效后才被查證屬實的,參照本意見第10條情形辦理。   

  12.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檢舉揭發他人犯罪,構成立功或者重大立功的,監獄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請減刑。對于檢舉他人犯罪行為基本屬實,但未構成立功或者重大立功的,監獄可以根據有關規定給予日常考核獎勵或者物質獎勵。    

  13.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認為需要提審跨省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的,提審人員應當持工作證等有效證件和縣級以上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出具的介紹信等證明材料到罪犯服刑監獄進行提審。   

  14.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認為需要將異地執行刑罰的黑惡勢力罪犯跨省解回偵查、起訴、審判的,辦案地省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應當先將解回公函及相關材料送監獄所在地省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審核。經審核確認無誤的,監獄所在地省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應當出具確認公函,與解回公函及材料一并轉送監獄所在地省級監獄管理機關審批。監獄所在地省級監獄管理機關應當在收到上述材料后三日內作出是否批準的書面決定。批準將罪犯解回偵查、起訴、審判的,辦案地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應當派員到監獄辦理罪犯離監手續。案件辦理結束后,除將罪犯依法執行死刑外,應當將罪犯押解回原服刑監獄繼續服刑。   

  15.本意見所稱辦案偵查機關,是指依法對案件行使偵查權的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20191021 

    

 
 本院動態  
·提升案管素能 強化職能履行 建...
·市檢察院召開黨組理論學習中心...
·市檢察院組織全院干警集中觀看...
·強弱項 補短板——巴彥淖爾市人...
·【初心·使命】市委主題教育第...
·自治區檢察院黨組第一巡視組對...
·巴彥淖爾市檢察機關舉辦司法警...
·【初心·使命】弘揚英模精神 汲...
 檢務公開  
·【案件公開】巴彥淖爾市人民檢...
·【財政信息】巴彥淖爾市人民檢...
·【案件公開】巴彥淖爾市人民檢...
·【案件公開】巴彥淖爾市檢察機...
·【財政信息】內蒙古自治區巴彥...
·【案件公開】巴彥淖爾市臨河區...
·【案件信息】巴彥淖爾市磴口縣...
·【案件信息】巴彥淖爾市磴口縣...
專題專欄
接受監督
學習落實“兩個責任”重要指示精神
 檢察實務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
·國家監察委員會 最高人民法院 ...
·全國掃黑辦再發布4個法律政策文件
·陳國慶:量刑建議的若干問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
·最高法: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20...
·著力懲治“偽造擔保型”虛假訴訟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
 友情鏈接  
相關鏈接
版權所有:巴彥淖爾市人民檢察院    
地址:內蒙古巴彥淖爾市臨河區金川大道巴彥淖爾市人民檢察院  郵編:015000      服務電話:12309 
技術支持:正義網   ICP備案號:10217144-1號 
 
AmazingCounters.com
3d彩宝走势图